雁知天晓

欧啊欧啊欧啊!!!

⚡雷暴警告👊😄:

认真的吗hhh

佛系选手赤贞角:

我想要厌离,茶基基保佑!☆

o忍忍o:

转发这条茶基锦鲤@茶可夫斯基 就能抽到金光!(亲测有效)

连续2两发金光,感染和采药人(我原地爆炸)

 

【第五人格全员向】蒸汽朋克 二

我又来更文了呀!

上一次忘记说了,cp向还有社园和欺诈!

我爱他们一辈子!

喜欢的话不妨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哦,我更想看到大家对文章的评价,嘿嘿



杰克觉得今天自己接受的信息有些过量了。他从没想过会有人来找他做事,更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愣头愣脑的答应了下来。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被他们催眠,不然为什么会答应下来这么无厘头的事情。

好了,现在自己成了那个被针对的家伙了。

杰克苦笑了一下,他看着将自己围在中间地同伴们,此刻的内心竟然有一种即将光荣牺牲的壮烈感。

“好了杰克,现在你可以给我们解释解释为什么答应了这种荒唐事了吧?”美智子笑眯眯地将幸运儿推到门外随后锁好门,转过身看着坐在椅子上嘴角一抽一抽的男人,“你平时欺负裘克的聪明才智都去哪里了?”一席话成功的是的杰克抬起头沉思起来并且引得裘克发出了不满的叫声。

杰克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的女士:“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答应下来……不过既然答应下来就得认真做不是吗?”他看着在场的人微微笑了笑,“面对无法推卸的任务,我们只能去认真完成了……我相信你们也不愿意被说做是个没有办事能力的弱者吧?”

“少废话伪绅士。”裘克略带些不满地挥了挥手,显然是在为刚刚美智子的话感到郁闷,“说这么多有什么用?还不如想想怎么解决那些想要阻止我们的那些渣滓……别总想着让我去做苦力,我可不是你的私人打手。”

“现在你少说点对你没坏处,到时候你扯着我的衣服让我出去大干一场,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杰克坏笑着冲对方眨了眨眼,“要知道,我们的对手可比你想象的要有趣多了……你一定会想要和他们拼上一场的。”

“啧……该死的伪绅士。”裘克暗骂一句,提起自己的宝贝火箭转身就走,“我去维修火箭,该死的,到时候干架记得叫上我。”他揉着自己的火红色短发骂骂咧咧的推门而出,但从他的步伐上来看,裘克的心情应该说是……很不错。

“当然,你可是我的主力啊裘克先生。”杰克冲着他的背影吹了声口哨,没什么事情是比像现在这样轻松找到一名可靠的打手更令他感到快乐的了,撇去别的不说,有了裘克的帮忙,能省去他很多的时间——重新再制造一艘飞船都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他目送着裘克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转过身冲在座的三位先生女士笑了笑,随即恢复了那副冷漠的冰山表情。要知道,杰克先生的微笑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好了各位先生女士们,到了说正事的时间了。”杰克由沙发中起身在屋子中踱起步来,下午三点的阳光由窗外射入屋中,他用鞋尖碾着地板上的小小光点,他在沉思,思考究竟该怎么完成这项看起来就很困难的任务。

“说实话,我还是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答应下奥尔菲斯的要求。”美智子收好自己的折扇挑眉看着杰克,“就为了他答应要给你的那几套礼服和那些赏金?你有那么缺钱吗,杰克先生?”说到这里,美智子似乎又忍不住自己的怒气一般敲了敲椅子的扶手,换来的是杰克的一个略微带些局促的表情,她没想过杰克会答应这么荒唐的要求,她知道,不管是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对于在座的所有人来说,机械心究竟意味着什么,没人会想着为了几千个金币而将它拱手相让,是以杰克如今的样子很令人感到迷惑,这不是“雾都开膛手”该有的样子。

“听我说……好吧我知道,你一定不明白为什么我要答应下这个委托——说实话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下来。”杰克略带懊恼地挠了挠自己的头,“老实说——我甚至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被谢必安那家伙催眠了……等会跑题了,我想说,不管怎样,至少现在委托已经接下来了,不如就这么做下去,至少成功了还有那么几千金币等着我们……好了不讨论这个了,我们来想想,究竟怎么做才能顺利地从特蕾西那里拿到机械心,同时保证裘克的火箭不被掰成两段……”

“这可不是个很容易解决的问题……我想我们应该去找约瑟夫谈谈。”班恩开口,说出了今天他戴上“话筒”过后的第一句话。

“复议。”瓦尔莱塔笑了。

 

克利切·皮尔森,自称是全成最为伟大的慈善家,即使年过三十也依旧无法抵挡他身上的魅力,即使清晨没有刮干净腮上的胡须液阻挡不了他的个人魅力的溢出,然而他此刻在做什么?克利切挑挑眉,在木制椅子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擦拭自己的魔术棒。这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要知道,他对魔术一窍不通,更不明白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小棒子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叫瑟维每天都不厌其烦的细心保养它。

“神棍,克利切快无聊死了。”他吹了声口哨,将口袋里的金币掏出来数了一遍又一遍,确保没有丢失过后方才抬起头像瑟维诉说着自己的无聊,“快给克利切变电什么有趣的戏法出来开心开心。”

“克利切,这可不是什么洗发,这是魔术。”瑟维小心翼翼地将魔术棒收好,他将右手摆在对方眼前轻轻抖了抖,一朵玫瑰便不知到从何处蹦了出来,“送给你的,安静点,再等我几分钟我们就上街溜达溜达。”

“你十分钟之前就是这么说的,玫瑰花我就收下了。”皮尔森先生挑了挑眉,“只是一会正好送给伍兹小姐……”

瑟维看着他,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需不需要我再多变几支出来?做个玫瑰花束应该更讨姑娘喜欢。”

“别废话,一支就够了。”克利切拍了一下对方的头,“有这闲工夫你还不如赶紧昨晚手里的活,克利切快无聊死了。”他看着魔术师先生将怀表擦了一遍又一遍,随后收到自己怀中,站起身理了理大衣,这是他做好出门准备的预告,克利切知道。

 

“今天你倒不算是很慢……”克利切双手插兜,在街上慢悠悠的走着,说实话,他实在是看不惯瑟维的衣着,过于笨重和古老,谁会喜欢成天裹着像冬季棉被一样沉重的衣服上街?“这么穿你不难受吗?克利切可不会帮你拿着多余的外套。”

“我觉得穿上很合适……你要不要试试?”瑟维笑着询问对方,得来的只有一个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白眼,他轻咳了一声,抬眼便看到了人群之中的另一个人,“嘿克利切……我觉得你不会再无聊下去了……”他看着同样发现了自己的库特微微笑了笑,“你说呢?”

“或许吧……”克利切看着跟在库特身后的弗雷迪先生,微微打了个寒颤。


【第五人格全员向】蒸汽朋克 一

昨天晚上的文章有不少错误今天赶紧修改了一下,但愿没有影响大家的阅读,先在这里致个歉!

第五人格全员向同人,会跟着游戏内人物增减而修改设定,会持续更新下去的!cp向除去前机其余目前未设定,大家有想法的话可以私信告诉我!

私心打tag,我爱杰克hhh


幸运儿急匆匆地穿过那片乌烟瘴气的工业区,常年冶炼刚写知道武器工具将原本干净的天染得乌烟瘴气,吸入肺部的空气里都有着一股煤烟味儿,换做往日,他绝不会为了省一点时间,横穿工业区而不是绕道走过商业区——那里可干净整洁得多,但今天他无暇理睬这些,急匆匆穿过那一片乌烟瘴气的狭窄楼群,纵身跳上一旁刚刚起步的马车,抓住车厢外面的把手随即长出一口气。应当庆幸车夫并没有发现多出来的一名乘客,或许是因为自己太幸运吧?男孩略有些得意地想着,路过一条条狭窄的小巷,眼看着不远处渐渐接近的小小招牌,男孩儿飞快的由车上跳下,拐进狭窄的巷子里,推开那扇略有些破旧的小木门,他冲着门口正在摆弄金属义肢的女孩点了点头,打开里屋的门冲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喊着:

“出现了!”

戴着鹿头头套的男人猛的站起来又坐了下去,他拉来木椅放在自己身旁,幸运儿冲他笑了笑直接坐下,杰克不紧不慢地将刚刚倒好的红茶递给他:“别着急 Lucky,慢慢说。嘿,瓦尔!帮我把班恩的‘话筒’拿来,辛苦了。”

幸运儿喝下杯中的红茶,这消息实在令人愉快,使得他想赶快告诉所有人,尽量放轻自己放下茶杯的力道以免摔坏它,他看着在座的人们,深吸一口气:“我发现‘它’的下落了。”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他看着四周正在沉思的人们,轻咳一声,拿出了那张无意中拍下的相片。急匆匆洗刷出来的相片灰白且略有些模糊,上面只有两个人的身影,却使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熟悉的两个身影——海伦娜和威廉。

或许别人并不很熟悉这两位,但对于在座的所有人来说,相片上的先生女士可是他们的好朋友——偶尔还是死对头。

“嘿,这可是件怪事儿,海伦娜怎么没和伟大的冒险家先生一同出现?”裘克吹了声口哨,把自己埋在了沙发里面,“诶呀少见少见,弗兰克看到这张照片还不得难过死。”

“闭嘴裘克。不要再现在开你的无趣玩笑,并且还是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杰克白了他一眼,拿起照片仔细看了起来,线索至关重要,他绝不能漏过一丝一毫。他戴上了许久没有用过的单片眼镜,仔细凑上前观察了好半天,就差钻到相片世界里寻找了。

但杰克没有吭声。

 

“……杰克先生,我拿错相片了。”男孩看着紧盯相片的人,尽量用自己最小的声音说着,“但愿您不会生气……”他小心翼翼地递上那张被自己遗忘在口袋里面的相片,连头也不敢抬了。

“亲爱的我怎么会生气……”杰克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班恩,轻轻叹了口气决定不再追究这件事。他接过照片再次戴上眼镜。

事实上这次不用戴上眼镜就可以轻松看到阳光大男孩艾利斯手里的盒子,做工精良,杰克甚至可以看到阳光照在盒子上面反射的光。杰克叹了口气,他将照片丢到一旁的火炉之中,裘克饶有兴趣地看着它逐渐被火苗吞噬变为灰烬:“杰克,你打算怎么办?”

被提问到的人不紧不慢地把单片眼镜收回盒中,他将杯子里的红茶一饮而尽:“想要的东西抢过来就是了,没必要非他多时间在这上面……不过时间充裕的话我们还可以和他们玩玩……”班恩点了点头,看起来很同意杰克的想法,却因为“话筒”不在身边而没办法用言语支持他。被晾在一旁的幸运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捧着茶杯小心翼翼地问着:“那会不会有人阻止我们?毕竟有不少人都想得到‘它’……”他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比如皮尔森先生……”

“这个可以放心。”杰克冲他笑了笑,“我正好需要他一同上演一出好戏……相比之下,更应当注意的或许是艾……”

“杰克——外面有人找你哦。”瓦尔莱塔将那个看起来就十分笨重的金属盒子放到桌上,扯出一根根类似于缆绳和管道一样的东西接到班恩身上,“是‘没见过的人’。”

英国人挑了挑眉,理好大衣走出了小屋:“稍等,我很快就回来……瓦尔,叫美智子一起。”

 

他关上小屋的门,皮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他敲击着过道两旁的空心墙壁,墙上的金属相框撞击,发出令人愉悦的响声。他止住脚步,大厅沙发上坐着等待他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真是好久没见……”杰克冲他们笑了笑,“我都忘了上次是什么时候见到您和两位‘中国先生’了呢。我的老朋友,奥尔菲斯。”

大名鼎鼎的侦探先生坐回沙发上,放在桌上的手提灯不明不暗的发着光,左右两旁坐着的东方人,兄弟模样,打扮也并无二致。奥尔菲斯将信放到桌上搓了搓手,他看着正将火炉中木炭捅到发红的英国人,张了张口:“‘它’出现了,你知道吧。”

“嗯哼,机械心。”杰克转过身斜倚着一旁的高大木柜,“我猜测——或者说我准确地观察到,它在列兹尼克那里……咖啡还是茶?”

“咖啡,两块糖。”奥尔菲斯靠在沙发的靠垫上回应着,他冲四处望去,不过是几个星期没有拜访,原先干净整洁的屋子已经杂乱不堪,他看着一旁打扮得整整齐齐正兴高采烈准备咖啡的杰克,神色复杂地说道:“老朋友,恕我直言,我没想到不过是两个星期,你整洁的屋子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是三个星期,奥尔菲斯先生。我要绿茶。”谢必安插了句话。

“而且之前也不怎么整洁,我也要绿茶。”这是范无咎。

“……要不是因为朋友关系我现在真想用扫把把你们扫出去。”杰克抽了抽嘴角,将准备好的茶水和咖啡放到桌上,“你们得到什么消息了?说说看。

 

奥尔菲斯喝下杯中的咖啡,长长吐出一口气:“看在美味咖啡的份上就告诉你好了。如果你打算得到‘它’的话,那我可有不少坏消息要告诉你——呃,你想先听哪个?”

“最坏的那个好了……别告诉我每个都足够糟糕。”杰克坐到沙发里瞧着对方微微笑了笑,“不如先说说,都有谁在关注机械心?”

“这正是我要最先告诉你的。”奥尔菲斯打了个响指,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英国人,“你能想到的对手我就不说了,但有一个人我必须告诉你。”

“夜莺女士请你帮助她拿到机械心。”